• <legend id="uowe4"></legend>
  • 新聞熱線:0816-2395666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首頁 > 娛樂
    科幻電影:不“獨行”更好看
    发稿时间:2022-08-25 11:12   来源: 光明日報

      【科學隨筆】

      隨著科幻電影《獨行月球》的上映,其中相關的科學內容也成為媒體和大眾討論并傳播的熱點。逃生艙的軌道要如何設計?小行星防御計劃是真實存在的嗎?在月球上做火箭發射,要不要設計導流槽?金剛鼠是什么樣的袋鼠,真的能一腳踹飛獨孤月嗎……這些問題隨著電影而被大眾所關注。

      上映至今,《獨行月球》的觀影人次超過6000萬,超越同在暑期檔的《侏羅紀世界》《變形金剛》《蜘蛛俠:英雄遠征》等大片。這部電影帶來一次大范圍的科技傳播熱潮,生動展示了一部電影可以為科學傳播帶來的契機與社會價值。同時,這是我國科幻電影史上首部聘請科學家擔任科學顧問的電影。

      2014年,《星際穿越》全球放映,讓更多好萊塢之外的人們看到科學家能夠為提升一部電影作品貢獻的價值,以及借由電影拓展科學傳播的巨大空間。這一現象因編劇、物理學家基普·索恩的影響力獲得國際科學界的關注,當時也得到韓啟德院士的關注,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對中國科學家提出寄望,呼吁:中國科學界應走出“深閨”,與公眾多互動。

      隨著我國科學與影視融合項目的持續深耕,2019年,借由《流浪地球》帶來的大眾關注度,科學界小試牛刀,依托已經完成的作品開展科學內容的討論,并取得不錯的傳播效果。而此次《獨行月球》的實踐則更為深入,在制作過程中引入多類型的科學資源,從電影創作、制作、后期、宣發等多個環節深度引導科學家參與,推出了這個框架完整的科學與影視融合的本土案例。

      在電影領域,尤其是科幻電影的制作過程中,數年磨一劍是一種常態?!缎请H穿越》從最初的概念討論到最終電影上映,物理學家基普·索恩作為這部電影的編劇及監制,前后耗用了9年時間。當電影在2014年上映時,全球有上億人因為這部電影了解到他在黑洞研究領域的成就;2015年,基普·索恩因其在引力波領域的重要貢獻,獲得了當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這也是《生活大爆炸》里的那幾位男主人公最想獲得的榮譽。又比如為中國科幻電影帶來信心的作品《流浪地球》,導演郭帆從2015年開始推進這個項目,直到2019年的大年初一,觀眾得以在影院大熒幕上看到這部作品,期間也是一個不短的5年。同樣,在這個暑期熱映的科幻喜劇《獨行月球》,從啟動到上映,也歷經5年的時光。

      可以說,一部電影從開發到制作到完成,往往要經歷漫長的時光??萍冀绲奶剿髡邆冎v究“十年磨一劍,不敢露鋒芒;再磨十年劍,泰山不可擋。”同樣,我們也可以如是來感慨優秀影視作品的制作,數年的時光用于創作、打磨并完成一部作品,其創作過程中所磨煉出的勇氣和堅持,和科學家群體所共有的執著與無畏精神,頗有類似之處。

      如果一件事之所以如此重要,重要在它將于啟動之后消耗著數百人的時間、精力和才華,也包括選擇做其他事情獲得其他成就的機會成本,那么,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應該被認真嚴肅地對待,打基礎的時候就應該盡可能地穩妥牢固。對于一部科幻電影來說,比劇本更靠前的基礎是“世界觀”。整個世界的形態、秩序,從宏觀到微觀,電影人能構建的多細致,就能讓故事變得多可信。

      這是一個已經很科幻的時代,一個前所未有、科幻創作怕被時代超過的時代。對于當前科幻電影創作者來說,面臨的是一個更復雜、更未知的世界。借由全球一代又一代科學家的努力,我們人類從極大的宇宙尺度到極小的粒子世界,已經開拓認識到了太多新的領域。知識被不斷刷新,技術被不斷更替,由于其專業劃分越來越細,每個科研方向的縱深不斷疊加拓展,這些認知到了大眾層面,能夠被及時了解并理解的難度越來越大。這對于普通人來說,也許“知道一些些就夠了”;或者對于科幻小說的作者來說,“差不多也行”;但是對于科幻電影的創作者來說,肯定不夠。因為故事所在的世界并非完全脫離現實。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等等,只要是與人類相關,就一定會有當下的影子,而在電影中,創作者要構建一個故事中的世界,實際上是要創造一個虛擬的真實世界,面對受教育程度不同、學術背景、興趣愛好未知的觀眾來說,我們很難預判被觀眾識別的漏洞會出現在哪里?因而,科幻電影中的世界觀架構,比復制拷貝一個現實世界更難。

      筆者曾有這樣一個觀點:創作者如果不花點時間了解科學技術的前沿,那么他們創作出來的作品,等拍出來的時候,很可能就已經成了現實片,甚至是歷史片。這個觀點乍聽起來有些極端。然而,在2021年9月的珠海航展期間,發生了一件讓眾多航空愛好者驚訝的事情:科幻小說《凌翼航姬》宣布暫時停更,推遲更新的原因是在珠海航展上看到了正在寫的尚未公開的設定。這部備受追捧的科幻小說,真的是寫著寫著就變成了紀實小說。對于科幻小說是如此,對于依賴畫面細節實現震撼效果的科幻電影來說,這樣的風險只會來得更加猛烈。因為它不僅需要打動人心的故事,更需要超前的理念和恢宏的場面,只有這樣,科幻電影才能立得住,才有可能成為眾多類型電影中最璀璨的那一類。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我們探討:退而結網,不如借網先捕?當我們討論“科學賦能科幻電影創作”時,關注的其實是如何借用科學家的力量,來夯實科幻電影創作的基礎,從而大幅提升科幻電影的質量,激活科幻電影發展的生態。但實現這個目標的方法和路徑,一定不是讓電影創作者自己去搜集、尋找并啃下浩如煙海的科學資料,一步一步獨自艱難地跋涉到人類認知的前沿地帶,這也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們需要通過架橋修路的方式,讓科幻電影的創作者不獨行,通過與科學家相伴而行,借由科學家經年的學術積累,將創作者直接送到人類認知的邊界地帶,帶他們去看那個全新的、神奇的世界,然后輔助創作者,站在人類認知的邊界上去暢想未來、設計未來,去反思科技是否向善、探討人類是否進化、聆聽宇宙會給我們怎樣的回響……

     ?。ㄗ髡撸和蹑?,系中國科普作協科學與影視融合專委會副主任)

    編輯:李志 校對:郭成 審核:劉益



    相关新闻:
    图片推荐
    free性欧美婬妇俄罗斯
  • <legend id="uowe4"></legend>